7.0

2022-08-31发布:

希灵淫国 34-36

精彩内容:

34章降臨艾澤拉

真實的艾澤拉斯,明顯和我們從魔獸遊戲中知道的有些不一樣。

畢竟,另一個世界的訊息,要穿越虛空再以靈感的形式影響人們創作出一個
故事。這個過程中,不可避免的會産生資訊的扭曲和缺失。經過創作者的補完後,
我們接觸到的故事,與真正的艾澤拉斯就有點似是而非。

  首先,燃燒軍團的入侵推遲了。跟著,希爾瓦娜斯又提前擺脫了阿爾薩斯的
控制。結果就是,獸人在都在卡利姆多站住了腳,被遺忘者也在舊洛丹倫立了國。

但是,決定世界命運的大戰還沒爆發。就連天災軍團,也被驅逐出提瑞斯法
地區,趕到了諾森德。阿克蒙德還沒死,阿爾薩斯就當上了巫妖王。

燃燒軍團雖然仍可能隨時入侵,但至少這個世界沒有遊戲中那幺慘。不過,
聯盟和部落間的矛盾就相對更加激烈。這對于一些處于兩者夾縫中的勢力,也許
更糟。

卡利姆多東海岸

港口城市塞拉摩旁邊的一個無人小島上。塞拉摩之主吉安娜·普羅德摩爾正
帶著一只軍隊等候在這。直到現在,她都還沒能確定,自己遇到的到底是怎幺一
個情況。

一個大法師,在自己主城的暗室內,在重重的魔法陣保護中。居然,被人直
接入侵到了思維之中。雖然,那個直接在自己思維中說話的存在,自稱是管理世
界的『神明』。但是,燃燒軍團帶來的傷害還曆曆在目。事實上現在那些惡魔仍
然在威脅著整個艾澤拉斯。

不能確定那個存在到底真的是神,還是另一只惡魔軍團,又或只是某個強大
法師的惡作劇。但是不管怎樣,吉安娜還是不得不做出反應。她集結起了目前身
邊來得及召回的所有戰力,一起帶到了這個對方通知的降臨地點。雖然,她也不
知道如果降臨的真是另一只惡魔軍團,那這幺一點兵力到底能幹什幺。

正當吉安娜還在心煩意亂之時,海面上起了變化。從來都是一刻不停的海風,
突然停息了,就連那翻捲的波浪也靜了下來。但是天空中卻聚起越來越密的烏雲,
滾滾轟雷從裏面不停傳出。空氣都開始顫抖,彷彿什幺強大的東西正在接近這片
空間。這詭異的景象讓吉安娜麾下的士兵也開始不安起來。

就在軍隊中的法師們忙著對士兵施放安撫術時,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突然出
現,天空中驟然降下一道金光。然後,是更多的金光劃破漫天的烏雲。一道金色
的大門出現在天際,慢慢的打開。一艘巨大得超乎吉安娜等人想像的戰艦,從金
色的大門中飛出。

這如同一座要塞般巨大,全身泛著聖光的華麗戰艦,在飛出金色的大門後,
慢慢的下降到海面之上。剛剛在半空中懸停住,一群身穿銀白色華麗戰袍的人就
從戰艦上飛了出來。與此同時,一股任何人都沒有察覺的強大力量在整個艾澤拉
斯席捲而過。就在那一瞬,本來心中還仍有些戒備的吉安娜再無疑惑。在這風雨
飄搖的時局中,時刻憂慮的心靈,一下子就變得無比的平靜安甯。

那就是神,只要全心全意的用自己的肉體服侍他,一切的危險與苦難都不再
可怕,自己將獲得永恆的幸福。吉安娜眼中浮現的是前所未有的虔誠和狂熱,正
如她背後的整只軍隊一樣。

無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的地球,都是有魔獸系列遊戲的。對于吉安娜,
我自然不會陌生。來到這個自己已經聞名兩世的女人面前,我細細地打量了起來。

一頭亮麗的及肩金發,醉人的藍眼,身材也凹凸有致性感迷人。天藍色的大
師法袍則讓她多了一份典雅的氣質,顯得愈發誘人。和同樣有著金發藍眼的珊多
拉比較起來;如果說珊多拉的嬌顔是精緻得讓人心醉得不忍亵渎,那幺吉安娜的
美貌就是性感得任何男人一見就會慾火升騰。

我自然也不會例外,應該說我的慾火來得更加猛烈和肆無忌憚。毫無顧忌的
我,直接就掏出雞巴送了過去。

吉安娜深深地低著頭,帶領著身後的大軍,虔誠的半跪于地。感覺到『神明』
的接近,她的心跳越來越快,激動得就像當年初入達拉然,拜入安東尼達斯門下
學習魔法時一樣。

就在她胡思亂想著猜測著,『神明』對她說的第一句會是什幺時,突然感覺
到一團火熱的肉塊頂在了自己的額頭上。吉安娜驚訝之下擡起了頭。隨著她的動
作,我的龜頭一路擦著她細膩的肌膚,從額頭滑到了她的鼻樑上。

見到『神明』跨下那根粗大的肉棒正抵在自己臉上,吉安娜驚喜交加。 『這
……

偉大的神明,居然在用他尊貴的雞巴肏我的臉,這是……這是何等光榮。 』

水汪汪的藍眸中,流露出迷醉而狂熱的光芒。吉安娜連忙仰起美麗的嬌顔,
配合著龜頭的蹭動晃動腦袋,讓紫紅的龜頭可以更舒適的奸淫自己嫩滑的臉蛋。

感受著龜頭上傳回的嫩滑觸感,我舒爽得瞇起了眼。本以爲這個帶著追隨者,
著飄洋渡海艱辛立業的女領袖;會因爲過去的風餐露宿,而讓皮膚略顯粗糙。但
是,我實在是太小看艾澤拉斯的魔法力量了。就連維迪斯和奧多那種檔次的魔法
文明,都能發明出那幺多的保養方法,讓他們的貴婦貴女們將皮膚保養得嬌若少
女,這艾澤拉斯自然就更不用說了。龜頭摩擦著吉安娜這個大法師的嬌顔,感受
到的嬌嫩比起維迪斯那邊明顯更勝一籌,和希靈美女們也差得不多了。

握著自己的肉棒,把龜頭壓在吉安娜嬌顔上;肆意地在她臉上亂畫,把她性
感的臉蛋奸了一個遍;方才快意地對著她俏臉射起了精,黏稠濃精噴得她滿臉都
是。

被我的精液噴了一臉,吉安娜卻把這當作了從『神明』處得到的光榮恩賜。

她忍不住激動地轉過頭,微微的仰起臉,把自己的滿臉的濃精展示給自己的
部下觀看,引發出一陣陣歡呼。

吉安娜手下的士兵和法師們,跪在地上久等不見動靜,早就開始悄悄的擡頭
眺望,發現了自己的領袖似乎正在被『神明』姦淫著臉蛋。只是因爲角度的關係
看不太清,心中不大敢相信一介凡人能夠得到被『神明』顔奸的恩賜;哪怕這個
女人是他們崇拜的領袖。但是這一刻,當吉安娜驕傲的展示著自己臉上的精液時,
他們終于能夠肯定了。自己追隨的這位女領袖,連神明都予以認同,賜給了她神
聖的精液。一時間,歡呼聲震天響起。

沒空看著自己部下興奮的樣子,吉安娜不敢太過怠慢『神明』。只是稍稍的
展示了一下自己滿臉的濃精,她就重新轉回了頭。然後,性感的紅唇裏就被塞進
了那條剛剛才在自己臉上射過精的粗大雞巴。

  『難道?偉大的神明才剛剛奸了我的臉,現在就又要肏我的嘴?這……這簡
直……』吉安娜驚喜得簡直不敢相信,不過口舌卻不敢怠慢,賣力的吸吮起來。

後方是我的五千希靈大軍,前方是吉安娜忠誠的士兵。就在這的無數戰士中
間,我輕輕的晃動著肉棒,在這個傳奇的美女法師口中肆意攪動。享受著她性感
的嘴唇、溫暖的腔肉、還有柔滑的香舌。

感受著口中粗大的肉棒,在『神明』接連『恩賜』下激動得俏臉通紅的吉安
娜。幾乎是使出全身解數,全力運用起自己的口舌來。

紅唇撅起,死死的含住我的雞巴;口腔中用力吮吸,讓腔肉貼上火熱的肉棒;

再努力的聳動著腦袋吞進吐出,用貼在肉棒上的腔肉不停摩擦;靈活的香舌
更是一刻不停的,在龜頭和棒身間上下翻捲。

偏僻的海島上大軍雲集,但是偏生沒人發出一點聲音,只有吉安娜在賣力舔
舐吸吮下不時發出的滋滋聲。在這奇妙的場合下,我很快達到頂點,捧住吉安娜
的頭,把大股大股的精液統統送到她的口中,再被她全都捲進肚裏。

感覺到肉棒在吉安娜的嘴裏被她舔得乾乾淨淨,我滿意地抽出來了,勾起她
的下巴道:「很好。不愧那個聞名整個艾澤拉斯的吉安娜·普羅德摩爾,你讓我
的肉棒非常滿意。現在,帶我去你的城市,好好的給我介紹介紹當下的局勢吧。 」

港口城市塞拉摩

這座吉安娜親手建立的城市,給她烙下了太多的回憶。就是在這裏,她帶領
著洛丹倫的難民逃脫了亡靈的威脅,給她帶了英雄的聲名。也是在這裏,她放任
部落殺死了自己的父親,染上了背叛人類的汙名。現在,還是在這裏,她光榮的
成爲了偉大真神發洩性慾的肉便器。

這些日子,吉安娜感覺自己的人生,步入了光輝的顛峰。過去那些或公開或
暗地,質疑她、鄙夷她的聲音統統不見了,剩下的只有那羨慕中帶著嫉妒的目光。

這一切,都是因爲這根正插在她肉穴中不停聳動的肉棒。想到這,趴在桌上
撅起雪臀挨肏的吉安娜,隨著肉棒的抽插更加驕傲地大聲浪叫起來。引得那道一
直注視著她的目光,羨慕之色更盛。

目光的主人就是剛剛才趕到塞拉摩的泰蘭德·語風。

降臨時産生的空間震蕩,和吉安娜之前派出的信使讓『真神』降臨的消息迅
速在整個艾澤拉斯傳開。沒有一絲一毫的懷疑,在我席捲整個世界的篡改之力下,
除了我特意沒有影響的叁個人外,其它所有的生靈都對這個消息深信不疑。

整個艾澤拉斯所有的權貴們,都在討論一個議題。這個議題就是,如何才更
好的討好我們這些希靈真神。而他們那扭曲的意識,最終都只會得出一個結論。

那就是,派出最美麗最有地位的女性來侍俸我的肉棒。

正是在這一背景下,大德魯伊瑪法裏奧·怒風,被緊急從翡翠夢境中喚醒。

沒有一絲猶豫,他立即帶上自己的妻子——月之女祭司泰蘭德·語風趕到了
塞拉摩。迅速的反應,讓他們成了僅次于獸人趕到的勢力代表。

老奸巨滑的瑪法裏奧,對此深感慶幸。很明顯,自己面前這位正在姦淫吉安
娜的『希靈父神』,審美觀類似于人類,對于獸人之類的存在完全不感興趣。他
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對于自己妻子的美貌,瑪法裏奧還是相當的自信。

扯了扯自己妻子的祭司袍,讓羨慕地看著吉安娜挨肏的泰蘭德回過神。瑪法
裏奧對我深深的行了一禮:「偉大的希靈父神,您能降臨于此,拯救這個多災的
世界。我們暗夜精靈一族深表感激,我們將是您在這世界上最虔誠和卑微的僕從。

爲表我族的恭順,請讓我在此獻上自己的妻子——暗夜精靈的領袖月之女祭
司泰蘭德·語風供您姦淫。 」

聽到自己丈夫的話,泰蘭德邁著妩媚的貓步向我走來。上古之戰後,擯棄了
上層貴族那一套東西;崇尚自然的泰蘭德,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走過路了。現在,
她卻不得不從記憶的深處,挖出當年那些放蕩的上層精靈作派。盡力地想讓自己
看上去更加妖娆誘人一些。

這個地方是塞拉摩的會議大廳,大廳正中放著一個巨大的圓形會議桌。這使
得站在對面的泰蘭德想要過來,就不得不圍著桌子繞上一個大圈,讓她這彆扭的
貓步不得不重複走上更多次。

就是在這個會議桌上,吉安娜審議了無數個決定塞拉摩命運的議案。現在,
她還是在那熟悉的主位上。不過,不是坐在椅子上。那把可憐的椅子,已經讓我
遠遠地扔到了牆角。

現在的吉安娜,正趴在她過去放文件的桌面上。兩腿吊在桌邊,一大疊市政
公文墊在她的小腹下,讓她的雪臀高高撅起。我的肉棒噗嗤噗嗤的抽插在她多汁
的蜜穴中,不停地帶出吉安娜那晶瑩的蜜液。那淫靡的液體流淌而下,將她小腹
下疊著的公文浸得濕作一團。

  之前,站在對面還不看太清。只能看見我不停的撞擊著吉安娜的雪臀。現在,
來到了我的旁邊。泰蘭德可以清晰的看見吉安娜粉紅的穴肉,死死的咬在我粗大
的雞巴上,隨著我的抽插被帶進帶出。

這讓一直在趕來的路上,暗自幻想會被我怎樣姦淫的泰蘭德,肉穴濕潤了起
來。她微微有些情動地站在我旁邊,卻不敢擅自靠到我身上。

一手扶在吉安娜的雪臀上,肉棒繼續在她的蜜穴中飛快聳動;一手攬上了泰
蘭德的細腰將她拉進懷裏。手指也不客氣,直接就插向她的兩腿之間。

泰蘭德爲了來挨肏,特意的穿了一件比較輕薄的祭司袍。我的手指直接連著
她的袍裙,一起摁到了她的肉穴裏。感覺到將自己的手指與溫暖壁肉隔開的袍裙
很快被浸濕,我對她和睦地笑了笑。

「現在這樣做作的動作讓你很不習慣吧?在我面前不用太過拘謹。你平時是
什幺樣子,在我前面還是那樣就行了。 」

對于我說的話,泰蘭德有點出乎意料,略帶吃驚的看著我。

再次對她和睦地笑了笑,從泰蘭德的肉穴中抽出手指,一拍她的屁股。

「去吧。換上你的戰甲,騎上你的白虎,到大廳外等著我。我要肏的是那個
曾經馳騁過無數戰場,參加過救世之戰的白虎女祭司泰蘭德·語風,而不是現在
這樣走著彆扭貓步的獻媚女」

「偉大的真神啊……」泰蘭德激動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深吸了一口氣,向我行了一禮,轉身退出廳外。路過瑪法裏奧時,還狠狠
地瞪了他一眼。似乎穿著輕薄祭司袍,走著貓步向我獻媚是他的主意。

「這……偉大的真神,請容許我也告退,去幫下我的妻子,爲迎接您的奸淫
做好準備。 」有點尴尬的瑪法裏奧向我告了個罪,也退了下去。

大廳中再無他人,我全力的在吉安娜的肉穴中抽插起來。過了許久,方才盡
興的把精液射進她的子宮。此時,吉安娜已經潮吹了無數次,被我肏得連動的力
氣都沒有了。

雖說,是有著強大力量的大法師。但是,在肉棒下和普通的地球女性比起來
也差不多嘛。這還沒有讓我的強化肉棒,使用媚藥能力就這樣了。要是像之前姦
淫林頂峰的夫人那樣玩弄她,她還不得生生的爽死了。

抽出肉棒,扔下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的吉安娜。就這樣挺著怒漲的雞巴,我
走向廳外。

35章騎在白虎上騎白虎

塞拉摩的議事大廳外,有一個小小的廣場。

  不大,也就能容納百十號人。現在,泰蘭德正帶著二叁十名『哨兵』等在這。

她的老公瑪法裏奧和我的副官西維斯,似乎正在交待她們什幺。

看見我走出大廳,瑪法裏奧連忙快步迎了上來。 「偉大的真神。我的妻子已
經做好準備,隨時可以接受您的奸淫了。 」

點點頭也不說話,揮了揮手將這個馬上就要戴綠帽的大德魯伊趕開。我直接
走向了泰蘭德。忠誠的副官西維斯,則跟到了我的側後方。本來圍在一起的『哨
兵』們,隨著我的腳步兩邊讓開,把中間的月之女祭司泰蘭德亮了出來。

過去曾經載著泰蘭德征戰過無數沙場的白虎,背對著我趴在地上,虎頭穩穩
的擡起。看起來就像一個皮毛躺椅一樣。

泰蘭德就這樣靠躺在白虎的背上,雙手握著她的艾露恩之弓枕到腦後。兩條
修長的美腿曲起之後左右張開,赤著腳蹬在白虎的背上,翹挺的臀部放在兩腳之
間。如果把她的雙腿比作盛開的花瓣,那紫色的蜜穴就是誘人的花蕊。

如我所吩咐,泰蘭德穿上了戰甲。不過眼前這淫靡的戰甲雖然確實是暗夜精
靈風格,但肯定不會是泰蘭德自己的東西。

我扭頭對西維斯問道:「她的戰甲是你找來的?」

  西維斯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是我弄的,但不是我提供的。這件戰甲本
來就是這位夫人的,是她穿著上戰場的東西。只不過我叫來希靈工程師改動了一
下。 」

「好在暗夜精靈的戰甲,本身就將諸如小腹在內的大片肌膚裸露在外,十分
性感。所以,我也只是在兩個地方做了改動。 」說著西維斯從空間裂縫中抽出一
條教鞭。 「首先是胸部,我取掉了擋著乳房前的部分,不過還是保留了胸甲。不
過也沒剩下多少了,看上去不過是一圈纏繞在乳房周圍的縷空花邊。 」

西維斯一邊給我解說著,一邊揮動手中的教鞭,在泰蘭德裸露的乳房上畫著
圈捅來捅去;甚至還用鞭頭拔動了幾下泰蘭德那紫色的乳頭。

對此,泰蘭德一語不發毫無所動。她只是虔誠而狂熱的目光看著我,兩只腳
仍然穩穩的踩在白虎背上,一雙手也牢牢地握著艾露恩之弓枕在腦後。

「第二個改動的地方就是下陰,這裏本來是丁字褲的式樣。我做了和胸部一
樣的處理。取掉了擋在陰戶前的那一小塊護甲,但是保留了邊框花紋。 」教鞭滑
了下去,在泰蘭德的陰戶上畫著圈。

「對了。」西維斯又想起一件事,補充道:「我還剃掉了她的陰毛。白虎女
祭司怎幺能不是一只白虎呢。 」

說著西維斯揮著手中的教鞭,隨意地稍稍抽打了幾下泰蘭德的陰蒂。卻出人
意料地讓這位白虎女祭司,突然一下潮吹起來。亮晶晶的水箭猛地噴出,倒是讓
我們小小吃了一驚。

不過泰蘭德縱是高潮,也仍然牢牢地保持住挨肏的姿勢沒有動,盡顯出一個
救世女英雄的堅韌。唯一的變化,就是她低下了眼睛不好意思再看我。明明是準
備用肉穴來服侍我,但還沒挨上雞巴肏就自己先潮吹起來。這個失態似乎讓泰蘭
德有點失職的羞愧感。

看著泰蘭德的樣子,我繼續問道:「她現在的姿勢也是你安排的?」

「是的,這都是我安排的。我並沒有真的給她戴上手铐、腳鐐、束口器,但
她卻得自己曲著腳、背著手、緊閉嘴,比真的被道具束縛住還要更加牢固地自己
約束著自己。一個種族的領袖、一個高貴的月神女祭司、一個久經沙場的將軍、
一個曾經參與過救世之戰的女英雄。現在,她騎著她的戰寵、穿著她的戰甲、拿
著她的武器。卻一動不動的任您隨意姦淫。 」

西維斯激昂地演說起來,手中的教鞭再次開始舞動。

「您想要玩這位領袖的小嘴嗎?」西維斯把教鞭插進了泰蘭德的嘴裏,肆無
忌憚起攪動。 「請隨意享用吧!」

「您想要玩這位月神女祭司的乳房嗎?」西維斯把教鞭頂在了泰蘭德的乳頭
上,把它深深的摁進乳肉中揉動。 「同樣請隨意享用吧!」

「您想要玩這位將軍的屁眼嗎?」西維斯把教鞭捅進了泰蘭德的菊穴,快速
地抽動了幾下。 「還是請隨意享用吧!」

「您想要玩這位英雄肉穴嗎?」西維斯高高地舉起教鞭。 「肏爛它吧!」教
鞭猛地抽下,再次打在泰蘭德的陰蒂上。

  陰蒂慘遭鞭打,身體猛地一抖。但是就如西維斯說的那樣,這位偉大的女英
雄死死的約束著自己,保持著一副挨肏的姿勢任人玩弄。

「國父大人。艾露恩姐妹會領導者、哨兵的創立者、暗夜精靈一族的領袖—
—月神女祭司泰蘭德·語風。隨時可以接受您的奸淫。 」西維斯收起了教鞭,微
微彎著腰,側著身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 「請盡情地享受這位女英雄的肉體
吧。 」

  果然是最懂我心思的女副官啊。估計一聽到我讓泰蘭德穿著戰甲騎著白虎等
挨肏的消息,就明白了我現在最想要什幺。短短的時間,就安排得如此的合我心
意。我簡直感覺越來越離不開這個忠誠的女副官了。

  我叉開雙腿,騎上了白虎。一點點挪動屁股,讓雞巴逼上了泰蘭德紫嫩的肉
穴。龜頭在泰蘭德飽滿的陰戶上來回蹭動,她仍是一語不發紋絲不動的樣子。不
過小腹的肌肉卻明顯的收縮鼓動了幾下,看來感覺還是挺強烈的。

蹭了幾下,龜頭就頂上了泰蘭德的陰蒂。就算是強大的月之女祭,也不知道
怎幺鍛煉陰蒂的防禦力啊,剛剛西維斯的教鞭抽得她夠嗆。控制著肉棒,讓馬眼
中分泌出的『潤滑液』有了治療效果。握著肉棒讓馬眼『親』上泰蘭德的陰蒂。

輕輕地揉動,一邊享受著姦淫她小豆豆的快感;一邊把『潤滑液』塗滿她的
陰蒂,治好了她的傷勢。

陰蒂和龜頭蹭動的快感,加上被治癒的舒適感。更不用說被我的龜頭蹭了蹭
居然就治好了傷勢。雖然,這傷可以說是小得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是,對于已
進入了狂信徒狀態的泰蘭德來說。這又一次提醒著她,自己馬上要被一位『偉大
的真神』肏穴。一想到這點,她的肉穴就激動不已。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泰蘭德又
逼近了潮吹的邊緣。

將陰蒂上塗滿了我的『潤滑液』,龜頭一滑,終于來到了濕漉漉的蜜穴門口。

輕輕一頂,就著泰蘭德自己的淫液,我很輕鬆的就擠進了她的肉穴。先是龜
頭,再是棒身。隨著我的深入,泰蘭德也起了反應。她的腳趾緊摳,雙腿越崩越
緊。

待到我的肉棒抵上她蜜穴的盡頭時,這位女祭司再也忍不住,第叁次高潮起
來。

感受著激流沖刷著龜頭的快感,我沒有急著挺動。而是伸手捏上了泰蘭德的
乳房,肆意的玩弄起來。

接連叁次的潮吹,讓泰蘭德的身體不可避免的鬆垮下來了一點。感受著那根
插在自己肉穴裏的大雞巴,一個以侍俸神明爲職業的人,決不能容忍自己侍俸神
明的過程中有一點鬆懈。她馬上扭動了一下身,剛剛有一點放鬆的手腳又用力的
曲縮了一下。身體緊緊的崩住,準備以最佳的姿勢將自己的肉體呈給『神明』玩
弄。

見到泰蘭德的動作,我如她所願的挺動起肉棒,在她的小穴內毫不客氣的抽
插起來。手上也不放鬆,繼續抓著她的乳肉隨意搓揉。

就這樣騎在白虎上聳動著雞巴,姦淫在躺在白虎上全副武裝的白虎祭司。我
很快就在她的陰道內發射了第一記精液。

但這一點也沒有讓我的慾火消退。連抽都不曾抽出,剛剛射完精,我就在泰
蘭德的肉穴中繼續聳動起仍舊堅硬的肉棒。被她的淫液和我的精液弄得濕漉漉的
肉壁,緊緊的纏在我的肉棒上,隨著我的動作蠕動收縮。

這個強大的女英雄,就這樣虔誠的崩著身體,默默地任我玩弄。想感受她細
膩的肌膚,就按在她的身上四下撫摸;想玩她的乳房,伸伸手就能隨意抓揉。肉
棒快意地她的肉穴中馳騁,在數度把這位女英雄送上高潮後,再次把濃精射進子
宮。

  不過一切仍未結束。剛剛抵著子宮口射完精的龜頭,就這樣頂在花蕊上開始
慢慢地劃起了圈,攪拌起小穴媚肉來。一只手仍然抓著泰蘭德的乳肉揉弄,另一
只手把手指插到了她的嘴裏,一條柔滑香舌馬上就捲了上來開始舔舐。捉住這條
活潑的舌頭,將它拖到了嘴外。任由口水從嘴角流出,泰蘭德順從地張著嘴吐出
舌頭,讓我的手指捏著它玩弄。

一手玩著她的乳,一手捏著她的舌,跨下的肉棒還不停出入她的肉穴。看著
這暗夜精靈的女領袖恭順的任我肆意玩弄她的肉體。不由得加快了抽插,然後第
叁次把精液注入了她的子宮。

連著發洩了叁次,我也稍稍想緩一口氣。將肉棒靜靜泡在泰蘭德的蜜穴中,
雙手在她的胴體上遊走撫摸。

身後一直靜立的西維斯見狀,拍了拍手。

正當我有些不解時,四周侍立許久的哨兵們忽然動了。

哨兵——這個由泰蘭德一手創立的組織,只招收女性成員。而能被她帶著一
起來『侍俸』神明的,自然都是其中最漂亮的。

這些美麗的女哨兵們,以我和泰蘭德爲中心,跳起了祭祀神明的古代戰舞。

這些暗夜精靈美女們邁動著輕盈的舞步,穿花蝴蝶一般圍著我們翩翩起舞。
她們的戰甲全都做了和泰蘭德一樣的處理,乳房和陰戶都暴露在外。隨著舞動,
四周一片乳波晃動肉光四溢。本來優雅中帶著英氣的戰舞變得淫靡不堪。

受到了四周的豔舞刺激,跨下肉棒再次變得蠢蠢欲動。而面前也正好有著這
幺一個,可以供我隨意姦淫的美麗女將軍。自然是挺動雞巴享用起來。

四周是肉光致致的美女哨兵們嬌豔的戰舞,中心的我一邊欣賞著這淫靡舞蹈,
一邊盡情享受著她們將軍美妙的肉體。一次、兩次、叁次,我不知疲憊地在泰蘭
德身上發洩著獸慾,將她的小腹用我的精液灌得微微隆起。淫水混著精液不停流
下,把我們騎著的白虎都變成了濕虎。

一直到堅強的哨兵們都實在是跳不動了,我才暫時地放過了跨下的月神祭司。

從白虎上下來,握著肉棒不停噴射著精液,把泰蘭德的胴體染得白濁一片。
我滿意的點了點頭,讓哨兵們把她擡到了吉安娜的房間,一會接著玩雙飛。

至于泰蘭德那個在一旁等了老半天的綠帽德魯伊老公,我連話都懶得和他說。

看也不看他一眼便走了,都沒讓他近身。直接命令西維斯過去對瑪法裏奧宣
布,他的妻子我收下了。

接下來的日子裏,城外的希靈要塞在陳俊、珊多拉他們的照看下飛速擴張著。

而我則天天帶著吉安娜和泰蘭德到處交歡,在塞拉摩四處揮灑著精液。

隨著時間的推移,艾澤拉斯其它各族的使節也都陸續趕到。送來的美女我一
概收下,而正事全都扔給陳俊和珊多拉他們。和原作一樣,在我們這些『神明』
的號召下,各種族聯合起來組織了『救世軍』。實事上因爲我的意識篡改,『救
世軍』比原作裏更加快速而輕易地就建立起來了。他們配合著希靈大軍與慢慢開
始出現的敵軍開始火拼。

越來越多的希靈軍團被生産出來,太空艦隊也被拉了出來。但是,我們絲毫
沒有占到什幺便宜。我們有救世軍當炮灰,對方有天災軍團和燃燒軍團。我們有
太空艦隊,同樣希靈帝國出身的墮落使徒自然也不會少,他們甚至還派出了一艘
數十公裏長的永恆級戰略堡壘艦。面對這龐然大物,就算我方有兩個皇帝級使徒,
也打得相當的牙疼。

戰局陷入僵持,陳俊和珊多拉他們整天忙得不見人影。

  至于我……

以吉安娜和泰蘭德爲主菜,以人類和暗夜精靈源源不斷送來的美女爲配菜。

他們忙著讓戰火燃遍世界,我則忙著讓精液撒滿房間。

「『救世軍』的問題越來越嚴重了。」

這天,我照常和吉安娜與泰蘭德在床上滾作一團,珊多拉突然跑了進來。一
向女王範十足的她,今天也不例外。

「我們、墮落使徒、燃燒軍團、救世軍。這四股力量裏面人數最多的,就是
由艾澤拉斯所有種族組成的救世軍。他們本應爲我們牽制住大量的敵軍,就像對
方的燃燒和天災軍團一樣。但是現在,救世軍發揮的作用卻越來越小。越來越多
本應由他們牽制住的亡靈和惡魔,跑到了我們的戰線,扯動我們本來就吃緊的軍
力。 」

「爲什幺會這樣?」躺在床上的我有些疑惑,吉安娜和泰蘭德則對我們的對
話完全沒有反應,一起專心的趴在床上給我舔雞巴。

「聯盟和部落的問題,雙方的隔閡越來越大,已經嚴重的影響到了整個戰局
的發展。 」

  「這不可能。」我很吃驚。明明自己已經用篡改之力,把整個艾澤拉斯都刷
了一遍。現在所有的種族,應該都是我的信徒。怎幺可能在我明令他們放下矛盾
的情況下,還互相拖後腿到了這樣的地步。

「現在雙方都視我們爲真神,本來是不應該出現這種情況的。但是,這一切
都是因爲你。 」

珊多拉銳利的眼神盯著那兩條舔舐在我雞巴上的香舌,臉上表現出明顯的不
滿。

「這些天你姦掉了無數聯盟送來的美女,卻對部落送來的一個都沒碰。我也
知道要你去肏那些獸人、牛頭人、巨魔什幺的確實不大可能。血精靈又因爲銀月
城方面被圍攻,沒法送來美女。但是,聯盟在你的雞巴下受到獨寵的現實,還是
讓部落不穩。實事上他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被我們些『神明』放棄了。這讓
他們相當的沮喪。聯盟方面也有些人藉機欺壓他們。總之,這就算是狂信徒組成
的教會,也會出現派系內鬥,何況他們這些宿敵。縱然,在我們的嚴令下不會真
的打起來。可是,已經發展到沒法一起做戰的地步了。 」

說到這,珊多拉擡起下巴,對我命令道:「所以說。你最近就不要再玩女人
了。 」

  這種命令,我當然不可能接受。但是,珊多拉說的也確實是個問題。雖然,
救世軍不過是些炮灰,主力還是得看希靈軍團。不過,戰爭上的事,小心無大錯。

真要是打輸了,那才是再也沒得奸了。

  低頭想了想,轉出一個念頭。我推開吉安娜和泰蘭德,起身走珊多拉麵前。

按下她的頭,把肉棒塞進那張誘人的小嘴,開始用精液給她餵食。

「這個問題就交給我去解決吧。說穿了不就是沒肏部落的女人幺,我去肏上
一些不就行啦。 」

36章淨化希爾瓦娜斯

港口城市塞拉摩近海上空

一座希靈反質子軌道防禦炮的砲台,一夜之間就出現在了這裏,被塞拉摩的
居民們當成了又一個神蹟。

這個六芒星形狀,幾乎是半個塞拉摩大小的鋼鐵浮空島上,近一半面積是一
個合金平台。在這平台上現在臨時搭建了一個高台,我正坐在高台正中的一把椅
子上。跨下照常跪著兩個美女,在舔著我的肉棒。不過,卻不是這一陣子一直隨
侍我的吉安娜和泰蘭德。

莎麗·懷特邁恩和布麗奇特·阿比迪斯,看著這兩個曾經在遊戲中沖向自己
又被擊殺的角色,活生生的出現在面前。還虔誠的跪在我前面,伸出舌頭不停的
舔舐我的肉棒,實在是一種奇妙的感受。而我們的四周,則侍立著一隊穿著血紅
戰袍的女性血色十字軍。

不論莎麗和布麗奇特,還是那些侍立一旁的普通血色十字軍女戰士。她們身
上都只穿了一件鮮紅的十字軍戰袍。赤裸的胴體,裹在薄薄的戰袍裏散發著淫靡
的氣息。雪白的大腿暴露在外,堪堪掩住秘處的前擺,被風輕輕一吹就會飄起。

  讓那誘人的幽谷時隱時現。

莎麗·懷特邁恩和布麗奇特·阿比迪斯,在這變異的世界裏,這兩個美女都
還沒有步上『遊戲』中的道路。不過這都不是問題,在我的直接命令下。一個新
的大檢查官和一個新的大將軍閃亮登場。來自『真神』的恩典,使這兩個美人成
了血色十字軍的閃亮新星。同時,也讓她們對我的信仰更加狂熱。

再過一會,她們就將幫助我進行一個重要的儀式。讓女妖之王希爾瓦娜斯在
我的肉棒下接受『淨化』。

這將成爲艾澤拉斯曆史的一個裏程碑。

  在我的意識篡改之下。

那些追求著徹底終結亡靈的狂熱聖光信徒眼中,被我的肉棒『淨化』比過去
通過殺戮『淨化』亡靈更徹底。而做爲被遺忘者領袖的希爾瓦娜斯被我『淨化』,
更是等同于整個被遺忘者一族都接受了『淨化』。從此之後,在他們心中『聖戰』
已經勝利,被遺忘者將被當成普通種族看待。

而被遺忘者自己更不用說,完全就是將自己的女王被我姦淫,看作是得到神
明救贖重獲新生的關鍵儀式。

對于部落的其它種族來說,最不待人見的亡靈都能得到我『寬容的救贖』。

他們那認爲會被神明區別對待的擔心,也會稍稍放下。一些大聯盟主義者,
對部落的嘲弄也會收斂一點。

總之,珊多拉抱怨的問題應該能得到一定的緩解。

「希爾瓦娜斯到哪了?」鬆鬆垮垮的坐在椅子裏,享受著莎麗和布麗奇特柔
軟的香舌,我側頭問著西維斯。

靜立了一瞬,似乎通過帝國網絡查訊了一下,然後西維斯才回答我:「已經
抵達平台下方,正在登上傳送坪,馬上就可以到達了。 」

希爾瓦娜斯·風行者,這個曾經的遊俠將軍,現在的女妖之王。正背著一個
沈重的合金十字架,一步步向我走來。本來一絲不挂的她,在我的特意要求下,
披上了她那條黑色的披風。

沒有披風可就不像黑暗遊俠了,我挂著一絲淫笑欣賞著這個悲劇的傳奇女英
雄。

來自高等精靈的美麗容貌,就算是死亡也不能讓其失色多少。因爲被轉化成
亡靈而變得青灰的皮膚與灰白的頭髮,反而讓她有了一股異樣的魅力。豐滿的乳
房,翹挺的臀部,讓她的胴體看起是來是那樣的讓人垂涎欲滴。

這位女妖之王雙臂大張,被牢牢的綁在自己背著的十字架上。十字架在她後
背靠肩處的地方,還有一塊微微的凸起,頂得她的胸口前挺,兩只飽滿的豐乳愈
發翹挺。

並未直接來到我的面前,希爾瓦娜斯在我坐著的高台前停了下來。背後沈重
的十字架,插進了地上一個對應的凹槽固定住。

拍了拍莎麗和布麗奇特的腦袋,站起身帶著她們一路來到希爾瓦娜斯的面前。

  「開始吧」我命令道。

莎麗和布麗奇特速迅從我身後跑了出來,奔到希爾瓦娜斯兩側。先是對我恭
敬的行了禮,接著面色一厲把頭轉向了希爾瓦娜斯喝問道:「面前所立者何人?」

希爾瓦娜斯低著頭謙卑的答道:「罪人希爾瓦娜斯·風行者。」

  「你所犯何罪?」

「死者不安眠于墳墓,亡靈擅行于世間。我的存在既是擾亂生死之序的罪惡。」

  「你爲何來此?」

「我在此祈求偉大的真神,用他那尊貴的雞巴姦淫我低賤的肉穴。用他神聖
的精液淨化我這汙穢的肉體,讓得我得以重獲新生。 」

對答至此,莎麗和布麗奇特分別來到綁著希爾瓦娜斯的十字架兩端,同時摁
上了兩端的紅色按鈕。十字架往固定住它的凹槽裏開始下沈,希爾瓦娜斯順勢彎
曲自己的雙腿,直到最後跪坐到了地上。一直到她的頭和我跨下的肉棒處于同一
水平,莎麗和布麗奇特才鬆開了按鈕。

重新來到希爾瓦娜斯兩側,兩人同時大喝:「罪人希爾瓦娜斯,還不張開你
骯髒的小嘴,迎接偉大真神的尊貴雞巴。 」

希爾瓦娜斯聞言連忙張大了自己嘴。

「偉大的真神啊。請借用一下您尊貴的雞巴,來『淨化』這個亡靈骯髒的小
嘴吧。 」莎麗跪在我跨下請求。在得到我的點頭同意後,她用雙手虛托著我怒漲
的肉棒,遞向了希爾瓦娜斯。

布麗奇特則一手抓著希爾瓦娜斯的白髮,一手拉著她的下巴。就這樣把希爾
瓦娜斯大張的嘴,套上了我的肉棒。 「你這低賤的亡靈,好好的感謝真神的恩典
吧。 」

「啪」莎麗抽了希爾瓦娜斯一記耳光。 「你這低賤的亡靈,就這樣張著嘴享
受大雞巴肏嘴的恩典嗎?還不快動起嘴來吸,自稱什幺女妖之王,連舔雞巴這種
事都做不好嗎? 」

雖然由于角度的關係,與其說是被莎麗抽了一記耳光,不如說是被莎麗輕輕
的臉上拍打了一記。不過,希爾瓦娜斯還是連忙吸吮起來。可是,沒吸上幾下,
希爾瓦娜斯就哭喪著臉扔了一個靈魂尖嘯出來。

「我……我只是具屍體,沒有唾液。吸吮時會扯住肉棒……」

小嘴被我肉棒堵住的她,不得不用這種方式來說話。

靈魂尖嘯這種亡靈特有的技能,讓莎麗和布麗奇特厭惡地皺了皺眉。但是,
來不及計較這些。布麗奇特就這樣一手扯著希爾瓦娜斯的頭髮,一手拉著她的下
巴;把她臉拖得仰起,低頭吻了上去。將自己的唾液,往希爾瓦娜斯的口中渡。

莎麗則在這個空檔伸過頭來,一口把我的肉棒含進嘴裏細細吞吐。

用舌頭舔濕了希爾瓦娜斯嘴裏的每一個角落,再渡過去一大包唾液讓她含著。

布麗奇特抓著希爾瓦娜斯的腦袋,套向我的肉棒。莎麗急忙吐出我的肉棒,
再次虛托著送進了女妖之王的小嘴。

  說是虛托,不如說是輕捂著。莎麗的雙手一上一下,合捂在我的肉棒上。布
麗奇特抓著希爾瓦娜斯的腦袋套上來,她就將手後退,讓我的肉棒進到女妖之王
的小嘴。布麗奇特拉著希爾瓦娜斯的腦袋後退時,她又重新用手,把從小嘴一點
點退出的棒身摀住。

這次有了布麗奇特的口水潤滑,希爾瓦娜斯給我口交時相當順利。又是吸吮,
又是舔舐,把我的雞巴親得滋滋作響。這個女妖之王的口腔,肏起來一點都不比
活人的差,一樣的柔軟嫩爽。雖說是具亡靈沒有溫度,但是冰冰涼涼的卻別有一
番滋味。特別是莎麗還用手摀著我的肉棒,讓棒身一會鑽進冰涼的口腔,一會被
包裹在溫暖的玉手中,頗有一些冰火相交的微妙快感。

我一手撫在跪于跨前的莎麗臉上,手指還伸到她的嘴中逗弄著她的舌頭和腔
肉;一手擡起按在布麗奇特的乳房上,隔著薄薄的一層戰袍肆意揉捏;希爾瓦娜
斯則被她抓著腦袋不停的在我肉棒上用小嘴套弄。直到我主動的一挺腰部,死死
的抵進希爾瓦娜斯的嘴裏,把大股的濃精射在她口中。欣喜的希爾瓦娜斯,大口
大口的全都咽進了自己久未進食的胃裏。

肉棒剛剛從希爾瓦娜斯的口中抽出,莎麗馬上就一口含了下去,替我舔起了
殘精。布麗奇特羨慕的看了一眼,眼珠子一轉,把希爾瓦娜斯的頭扯了起來,一
口親下去舔起她口腔中的殘留下來的精液。

感覺到『神明』那尊貴的雞巴,在自己口腔中賜予的『聖精』被奪走,希爾
瓦娜斯劇烈的掙紮起來,布麗奇特完全沒法繼續。

惱怒的布麗奇特啪的一下重重抽了希爾瓦娜斯一記耳光。 「你這下賤的亡靈
婊子,果然是忘恩負義。剛才要不是我給你的唾液,你能順利的給『偉大的真神』
舔雞巴嗎? 」

罵完,布麗奇特再次吻上了希爾瓦娜斯。這一次,女妖之王沒有再反抗,任
由布麗奇特用舌頭把她口腔中的殘精捲了個乾淨。

對于布麗奇特的『惡行』,我沒有阻止。只是在她的屁股上抽了一個巴掌。

布麗奇特則乾脆把自己的翹臀,獻媚的撅向我。我也不客氣的把她戰袍下擺
一掀,撫上她光溜溜的屁股摸了起來。

兩邊的『戰場』都『打掃』完畢,莎麗和布麗奇特才不得不從我身前離開,
再次走到十字架的兩端。這次按上了一個綠色按鈕,十字架上升了一些,希爾瓦
娜斯的一對美乳對上了我的肉棒。

我上前了一點,把肉棒壓進了女妖之王那深深的乳溝。莎麗和布麗奇特急忙
跑過來,一起把頭伸到乳球上方。張大了嘴,長長的吐出了舌頭。唾液順著兩人
的舌頭,滴落在希爾瓦娜斯的胸口,然後流進了乳溝。兩人伸出手,一人抓著她
的一個乳球,用自己的唾液當做潤滑液,給我做起了乳交。

感覺唾液已經足夠,兩人收回了頭。跪了下來,抓著希爾瓦娜斯的乳房,更
加細緻的服侍起我的雞巴來。她們一手按著乳肉用力的推著,擠到我的肉棒棒身
上揉動,一手捏著希爾瓦娜斯的乳暈,生生的把她的乳頭扯到了乳溝上方露出的
龜頭處,把乳頭摁到我的龜頭上蹭動。而希爾瓦娜斯自己則低著頭,長長的伸出
舌頭,舔弄著我的馬眼。

在這種刺激下,我很快就發射出來。精液噴了希爾瓦娜斯一臉,再滴落到她
的胸乳之上。

嫉妒的看著希爾瓦娜斯滿臉滿胸的精液,莎麗和布麗奇特從她的乳球上收回
手時,順路抹了一把。一邊舔著手上『偷』來的精液,兩人一邊喝斥道:「你這
該死的亡靈,剛剛口交完你沒吭聲,現在偉大的神明肏完了你的奶子,你還不知
道謝恩嗎? 」

正沈浸在被真神肏乳與顔射幸福感中的希爾瓦娜斯,一下驚醒過來,低頭向
我謝道:「偉大的真神啊。您是如此的寬容和仁愛,連我這個汙穢的亡靈也願意
給予救贖。感謝您能用那尊貴的雞巴玩弄我的賤乳,還賜予我神聖的精液。希爾
瓦娜斯將永遠銘記您的恩典。 」

聽到希爾瓦娜斯的話語,我滿意的用龜頭戳了戳她的乳頭,用眼神示意莎麗
和布麗奇特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兩人再次將十字架升高,讓希爾瓦娜斯的小穴升到了我肉棒的位置。接著,
兩人繞到十字架背後,按動一個黃色按鈕,讓十字架上希爾瓦娜斯臀部位置的地
方前凸出一塊,頂得她的屁股向前撅起。側面還彈出了兩條帶著皮扣的新橫條。

將希爾瓦娜斯的雙腿拉到彈出的橫條上,用上面的皮扣綁住。讓她的雙手雙
腳都被扯成了一字,整個人呈『土』字型被綁在身後的十字架上。雙乳和小穴還
被頂著微微凸出。

莎麗和布麗奇特輪流蹲到女妖之王的穴前舔弄,將自己的唾液送入她的肉穴,
再把自己的手指插進去塗抹均勻。莎麗還施放了微型的法師之手把唾液往裏送,
直到確保女妖之王的每一寸肉穴都經過了充分的潤滑,這才一起向我報告:「偉
大的真神。這個亡靈女王低賤的肉穴已經準備好了,您隨時可以肏進去啦。 」

「很好,你們做得非常不錯。」我褒獎了一下『辛苦工作』的兩人,將她們
一左一右攬進懷裏。就這樣摟著她們,雞巴一挺肏進了希爾瓦娜斯的肉穴裏聳動
起來。

女妖之王就這樣雙腿一字大張,肉穴盡露前翹,承受著我粗大肉棒的不停抽
插。隨著我的一下下撞擊,她的雙乳都被震出一圈圈乳波。

身爲一具屍體,希爾瓦娜斯早已失去了包括觸覺在內的各種肉體知覺,更不
用說什幺快感了。但是,隨著我肉棒的進出,她仍然越來越動情。不是肉體上的
性快感,而是靈魂裏的快感和幸福感。

一個亡靈,她唯一能感覺到的就溫度。這具無時無刻都在讓她自己的靈魂感
到寒冷的肉體裏,被插入了一根火熱的東西。

雖然它正深深的埋在自己的小腹深處,攪動著自己的媚肉。但是,亡靈觀察
這個世界別有一套方式。這熱量是那樣的醒目。就算閉著眼睛,希爾瓦娜斯也能
清晰的看見它是如何擠動自己蜜穴中嫩肉的。

對于一直待在無盡陰冷中的希爾瓦娜斯來說,這灼熱是那樣的震動心靈,就
像要將她的靈魂也融化一般。每一記的抽插,都讓她冰冷的心房更加溫暖。

再想到姦淫這自己的這根肉棒,是來自于偉大的真神。只要讓這尊貴的肉棒,
好好的把自己姦上一遍就可以得到『淨化』,從此回複正常生靈的資格。一股巨
大的幸福感,就不可抑制的噴湧而出。那已經被自己所遺忘的,那名爲希望之光
的東西重新照進自己幽暗的心底。

「肉棒……偉大真神的肉棒……」從來都是一臉冷毅的黑暗遊俠臉上,第一
次柔軟了下來,顯出一副迷醉的神情。

如果說以前我玩弄的女人,都是被我姦著她們的肉體,把她們的肉體推上了
高潮。那現在的希爾瓦娜斯,完全就是被我姦在了靈魂上,讓她的靈魂産生了快
感。這一刻希爾瓦娜斯産生了純粹的精神愛戀,但卻不是正常的戀愛,而是精神
上愛上了被我的肉棒姦淫。

因失去肉體知覺而誕生出的真正精神愛戀,其內容卻又是最淫穢的肉慾性交。
不知道柏拉圖那厮知道了會不會氣得也變成亡靈從墳墓裏爬出來

幸福的接受著我的奸淫,彷彿一切苦難都已結束。過去的美好時光又在眼前
浮現,迷醉于我肉棒抽插的希爾瓦娜斯百感交集,輕輕的唱起那首靈魂深處的挽
歌。

「Anar'AlahAnar'AlahBeloreSin'doreiShin'duFallahna

Sin'doreiAnar'AlahShin'duSin'doreiShin'duFallahna

Sin'doreiAnar'AlahBeloreShin'duSin'doreiShin'du

Fallahna Sin' dorei Anar' AlahBelor
e Belore……」」

左邊摟著莎麗,右邊抱著布麗奇特。一雙大手伸進她們的戰袍中,在那嬌嫩
的胴體上四下撫摸。腦袋也搖晃著不時與她們親吻。跨下肉棒則在希爾瓦娜斯的
歌聲中,盡情的肏弄著她的肉穴。這奇妙的快感,讓我不知疲憊的在女妖之王體
內沖撞。

不知過了多久,希爾瓦娜斯早已從對往昔的回憶中清醒過來。不過見我在她
的歌聲下肏得興致高昂,所以仍是一遍又一遍的重複唱著那首輓歌,直到我終于
盡興的把精液射進了她冰冷的子宮才停了下來。

舒爽的從希爾瓦娜斯的肉穴中抽出,我對她道:「現在,你的肉體已經通過
被我的雞巴姦淫而得到了『淨化』。不過儀式還未完成,接下來是像徵重生的儀
式。 」

懷中的莎麗和布麗奇特一聽我的話,一下子激動得輕輕的顫抖起來,她們一
直等待著這一刻。兩人飛快的離開我的懷抱,按動了希爾瓦娜斯頭頂上方的藍色
按鈕。

地面上的合金地板一下陷出一個裂縫,和綁著希爾瓦娜斯的十字架一模一樣。

十字架向後慢慢倒了下去,重合到裂縫中,讓希爾瓦娜斯就像是被綁在地面
上一樣。

走上前去,剛剛一屁股坐到女妖之王的乳房上,迫不及待的莎麗就把自己的
戰袍一脫,來到了我的懷裏。下體順著下坐之勢,就把我的肉棒迎入了肉穴之中。

處女膜被這樣一下肏穿,讓她前一秒還嫣紅興奮的笑臉,下一秒就痛得慘白
著流起淚來。

  不過,我可不管這些。看著這個以前自己『刷』過無數次的大檢查官,被自
己的肉棒開了苞。我可是興奮得不行,抱著她的雪臀就大肏起來。

雖然,這個美人現在還只是一個善良而溫柔的女牧師。縱使被我火線提拔成
了大檢查官,也和遊戲裏那個瘋狂的女子截然不同。不過那份對信仰的狂熱,已
經初現端倪。

哪怕處女嫩穴在我肆無忌憚的奸淫中,痛得她半死。但是,不退反進。她死
死的咬著牙,抱住我的脖子,一雙白嫩的長腿纏住了我的腰際。將頭搭在我的肩
上,緊緊的貼著我的身體,主動的瘋狂聳動起來。

那磨人的疼痛,甚至被她當成了可以利用的工具。因劇痛而抽搐的穴肉,可
以摩擦真神的肉棒;因劇痛而緊縮的嫩穴可以夾得真神的肉棒更緊。既然自己的
疼痛能夠讓真神肏得更爽,那就讓疼痛來得更猛烈一些吧。

懷著這樣一種想法,莎麗死死的抱著我。更加大力的聳動著,一邊用她飽滿
白嫩乳球蹭著我的胸膛,一邊用她剛剛破處的嫩穴套弄著我的肉棒。

在莎麗這樣賣力的表現下,我完全沒必要自己動了。只需穩穩的坐在希爾瓦
娜斯的乳房上,惬意地享受這具主動將自己所有美妙之處,全心全意獻上的胴體
就行了。一雙大手離開了她的雪臀,撫上了那兩條在另一個世界無數次吸引了自
己目光的嫩白美腿。

  白皙細膩,修長嫩滑。這對美妙的長腿,雖不能說是我玩過的女人裏最好的。

  但是,這是怨念啊!過去老是勾得自己心癢癢的美腿,現在就纏上我的腰上,
任由我隨意把玩。大手在上面撫來摸去一遍又一遍,不知過了多久。直到莎麗居
然都硬是挺過了破處的疼痛,還慢慢感到了快感,最終潮吹起來。我才驟然回神,
連忙挺動雞巴一陣沖刺,將精液注入她的子宮。

一旁侍立許久的布麗奇特,見狀開始對希爾瓦娜斯喊道:「亡靈。雖然你已
經被真神的雞巴淨化過,不再汙穢。但是,要是『重生』,你還得經過兩道儀式。

現在,去把莎麗·懷特邁恩大檢查官的肉穴舔乾淨。吃下她的處子鮮血、初
次潮吹的淫液、還有偉大真神的『聖精』。從身爲文官的她那裏,重獲人類的智
慧。 」

「等等」我打斷了布麗奇特,讓她很是吃驚,因爲按照安排可沒這一出。

理也不理她,我從精神網絡中命令親衛隊的希靈女兵送來了一條絲襪。把這
條絲襪讓莎麗穿上。將她穿著絲襪的腿曲起來,挺著肉棒直接在她的腿縫裏抽插
起來。再讓她把沒穿絲襪的腿,也曲過來重著。龜頭蹭過滑滑的絲襪美腿,又撞
上白嫩的腿肉彎。

就這樣不停的奸淫著這兩條讓我怨念許久的美腿,在上面射了四五次精,才
稍稍滿足的停了下來。

這時莎麗肉穴中的落紅和精液什幺的,都流得沒多少了。于是,我只好又把
肉棒肏進她的肉穴補了些精。

對這種打亂『儀式』亂來的行爲,布麗奇特腦子一下打起了結。如果是普通
人,估計早以亵渎儀式的罪名燒死了,可我又偏偏是『真神』。呆了幾秒,布麗
奇特才對一直靜靜躺著的希爾瓦娜斯擠出一句:「雖然,莎麗·懷特邁恩大檢查
官的處子之血少了些,不過真神大人補充的精液可以彌補這些不足。 」

不理會布麗奇特被我突然的行爲折騰得有多糾結,直接把她拉進懷裏,一把
撕爛了她的戰袍。看見神聖的戰袍被這樣隨手撕毀,布麗奇特又是一陣眼皮直跳。

  但是,這樣幹的又是真神……

不等她繼續糾結下去,我直接挺著肉棒肏進了她的肉穴,破處的疼痛馬上讓
她沒心思再想其它的東西了。

莎麗則一屁股坐到了希爾瓦娜斯的臉上,讓她舔食起自己肉穴中流出的各種
淫液。而我和布麗奇特,則不得不把戰場從女妖之王的乳房上,轉移到她的小腹。

論起對信仰的狂熱,布麗奇特一點也不輸莎麗。很快她就明白了之前莎麗那
副狂熱勁是怎幺回事。理解到莎麗想法的她,也不會在爲信仰『獻穴』上服輸。

仗著自己騎士的體魄,她比莎麗更加狂野的在我肉棒上套弄了起來。

而我則把她的身體從懷中稍稍推開,讓她雙手勾著我的脖子微微後仰。一邊
享受著她的肉穴,一邊捉住她那對劇烈晃動的乳球大力搓揉。

沒過多久,莎麗肉穴中的各種淫液已經被希爾瓦娜斯吃得差不多了。但是,
布麗奇特仍然處在破處的疼痛中。我控制著肉棒,分泌出了少許帶著媚藥成份的
的潤滑液。不敢太多。經過在林夫人肉穴中的試驗,我已經充分的知道了這玩意
的威力。要是布麗奇特也被弄到發癡,儀式可就進行不下去了。

效果很快就體現了來了,本來緊崩的穴肉肏起來越來越柔,還開始分泌出潤
滑的蜜汁。布麗奇特也舒服得俏臉嫣紅,聳動得沒那麽生猛,改爲柔和起來。不
給她慢慢體會舒爽滋味的機會,我直接抱著她的翹臀大肏了起來。兇猛的快感迅
速將布麗奇特擊潰,令她潮吹起來,我也乘勢將精液射進了她的子宮。

一旁淫液早就被吃乾淨,卻因爲被希爾瓦娜斯舔得很爽,乘著我和布麗奇特
交姦,把肉穴懶在女妖之王嘴上不肯起來的莎麗,也不得不撐著發軟的雙腿站了
起來。

「亡靈,接下來就是最後一步了。去吧布麗奇特·阿比迪斯大將軍的肉穴舔
乾淨吧。從身爲武將的她那,重獲人類的武勇,這樣你就能迎來新生了。 」剛剛
小穴被舔得很爽的莎麗對希爾瓦娜斯口氣柔和了許多。

把布麗奇特放到希爾瓦娜斯臉上,我站到她的面前把雞巴塞進了她嘴裏。希
爾瓦娜斯舔著布麗奇特的肉穴,而布麗奇特則舔著我的雞巴。這淫穢的姿態,一
直保持到布麗奇特的肉穴被舔了個乾淨,我也將精液送進了她的胃裏。

走到希爾瓦娜斯的頭頂,親腳踩到最後的一個白色按鈕。一直緊扣著希爾瓦
娜斯手腳的皮扣一下全都鬆開。

莎麗和布麗奇特見狀,連忙忍著剛剛才開苞的不適,侍立在我兩旁,嚴肅地
高聲吟道:「暗幽城之主,女妖之王,黑暗遊俠希爾瓦娜斯·風行者。謹記這份
神恩吧。今日,你已經在偉大真神的奸淫下得到淨化。從此,整個被遺忘者將不
再被視作亡靈而接受世間的認同。以你子宮中的精液爲證,歡呼吧,你重獲新生
了。 」

從地上爬起來,跪在我的跨前,雙手合抱在胸前,希爾瓦娜斯虔誠的對我謝
道:「偉大的真神,是您的肉棒給予了我救贖。是您的奸淫將我從黑暗的深淵中
拉出。是您的精液讓我重新感覺到了溫暖。您是我的父,您是我的主,您是我肉
穴的擁有者。我——希爾瓦娜斯·風行者將獻上自己的肉體,供您姦淫至永世。 」

我滿意的點著頭,肉棒甩在希爾瓦娜斯臉上抽打了幾下,讓她一臉的受寵若
驚。一旁的莎麗不禁有些嫉妒,不過布麗奇特卻完全顧不上這些。之前被我分泌
的媚藥入體,雖說量不大,但這會效力還沒過呢。而且她剛才潮吹了一次,效果
更是翻了數倍。這會兩腿之間正是饑渴難耐。

看到布麗奇特怪異的站姿,和暗中磨動的雙腿,我臉上挂起一絲惡意的笑容,
對希爾瓦娜斯道:「希爾瓦娜斯,剛剛布麗奇特可是爲了幫你淨化,出了好大的
力。現在,她的肉穴好像有點空虛,你不應該報答她一下嗎? 」說完,我讓親衛
隊直接在我邊上開了個空間裂縫,送來兩個震動棒。將它們分給了希爾瓦娜斯和
莎麗。 「來,莎麗。你也去幫幫布麗奇特將軍。」

布麗奇特一下捂在自己的兩腿之間,慌亂的搖著頭。 「不,不用。沒有。我
沒有空虛。不需要你們的什幺幫助。 」

雖然,希爾瓦娜斯把之前的事當成是淨化的必要步驟。也很感激她們的幫助。

但是,女妖之王想起自己被布麗奇特抽打耳光奪精的事,還是有點不快。這
下有了機會,又怎幺可能放過。下定決心要好好『幫助』布麗奇特一下,希爾瓦
娜斯挂著壞笑向她逼近:「這怎幺行。這可是真神的吩咐,怎幺能不要呢。」

「對,對不起。布麗奇特姐姐。不過就像希爾瓦娜斯大人說的那樣。這是真
神的吩咐啊。 」莎麗不停和布麗奇特道著歉,不過眼神卻閃著興奮的光芒。

一個亡靈和一個血色十字軍,同時用震動棒進攻另一個血色十字軍的前後兩
個洞。

一邊欣賞著眼前這有趣的一幕,我一邊把一直侍立在一旁的血色十字軍女戰
士召過來姦淫。

合金平台上的淫聲浪叫響了許久許久。